• <b id="livji"><address id="livji"><kbd id="livji"></kbd></address></b><b id="livji"></b>
  • <b id="livji"><address id="livji"></address></b>
  • <u id="livji"><small id="livji"></small></u>
    <tt id="livji"></tt>

  • <u id="livji"><address id="livji"></address></u>

    <b id="livji"><address id="livji"></address></b>

    資源中心
    50億打造“數字化底座”,金蝶“飛入”產業互聯網
    發布時間 : 2021-09-02 14:38:16

    金蝶不是“中國的Salesforce”              

    而是要做“世界的蒼穹”



    要幫助一家有跨國業務的企業,完成“中樞神經”信息系統的遷移,有多復雜?


    總部位于天津的華海通信公司(原華為海洋),就曾面臨這樣的挑戰。其布局了以某國際大廠的數據庫為核心的幾百個ERP系統,在運行10多年后,要求在短時間內把所有信息遷移到國產化的系統上。


    盤根錯節的IT系統,加上復雜多變的國際業務。企業要瞬間“變身”,合適的承接者并不好找。


    在多方比較下,這家企業最終選擇的是金蝶作為實施方,在60天內完成所有系統的遷移。


    這也是國內首個國產化軟件系統整體替換國際廠商的案例,在行業內,也引起了高度關注。


    這種更迭,并不是偶然。這背后,是數字化轉型的大背景下,中國廠商們在產品能力具備越級趕超的前提下,在企業上云及管理升維上的角力。

    1、上云競爭力

    產業洞察+技術能力

    云計算的市場到底有多大?


    根據中國信息通信研究院的數據,2020年,中國云計算市場呈爆發式增長,整體規模達到2091億元,增速達56.6%。


    中國云計算市場的增長遠高于全球增長率。


    相比過去,如今的云計算需求更復雜,技術要求也更有挑戰,再由一家企業開發一套包打天下的操作系統,已經是不可能的了。


    這不僅僅是因為云計算的服務商有很多家,每家都有自己的特點,也因為云計算在落地中,各種具體的場景越來越細分化,對操作系統的需求也各自不同。


    image.png

    △《市場趨勢:2020年至2024年的云遷移》,金蝶中國戰略發展部


    比如,如今的企業不僅要求服務商具備產業洞察,還要求有過ERP開發經驗甚至人、財、稅等專業領域的能力。這就要求上云服務商們,既要有深度理解產業,也要能提供不同場景與功能的產品。


    開篇提及的例子,如果金蝶沒有在業內耕耘28年,為企業服務時積累了大量行業know-how,想必也難以在短時間內幫助客戶完成交付。


    又例如中車株機,其要打造“智軌云”——面向軌道交通裝備行業的工業互聯網云平臺,對服務商也有著嚴苛的要求。


    像中車株機這樣的大型國企,是不缺乏IT預算的,其PDM、CAD、ERP、OA、CRM等業務系統可謂一應俱全。但這種典型的煙囪式架構,不僅使得其內部的互聯互通都十分困難,而對外進行數字化協同的能力近乎于零——這個問題的B面是,這些配套企業大都是中小企業,它們的IT預算有限、數字化基礎薄弱,可以說它們和中車株機這樣的大企業簡直就是站在數字化的兩端——雖然物理距離近在咫尺,但在數據上卻難以協同。


    因此,智軌云的主要價值,是主動解決軌道交通行業里生態系統里中小企業的數字化轉型需求,因為只有解決它們的需求,才能做到和中車株機進行數字化協同。


    在多方推動下,這些企業陸續上云——而上云,并基于云原生開發協同能力,則歷史性地把巨頭和協作伙伴放到了統一標準的同一條戰線上。


    從業務角度,總裝廠和配套廠之間,因為共享了數據,避免了因信息不暢導致的缺件或物料積壓;從賦予業務靈活性的角度,總裝廠與主機廠之間的設計、采購、供應鏈的都可以實時協同,也就是說,一旦客戶需求變更,配套廠立刻能從手機APP上發現變化,從而迅速響應總裝廠的采購及供應需求。


    在這個過程中,金蝶研發投入四年,從技術上融合最新的云原生、低代碼敏捷開發的蒼穹平臺,順利完成交付。


    低代碼開發、微服務等技術中臺的能力,釋放了中小企業自主創新的動力,它們不再被動地依賴總裝企業來推動數字化變革,而是主動創新、自主轉型……而這其中的變與不變,其實蘊含著中國企業在數字化轉型升級下“如何自我進化”的大課題。

    2、解構金蝶云·蒼穹

    華海通信、中車株機……這些都是中國企業在數字化轉型中的縮影。


    站在這些企業背后的,是金蝶的PaaS平臺——這個被金蝶集團董事會主席兼CEO徐少春在內部力推的自主研發平臺,被命名為“蒼穹”。從今年5月舉辦的蒼穹峰會上,徐少春表示“公司在企業級平臺上的研發投入將近50億元”,內部重視程度及投入力度,可見一斑。


    清代詩人龔自珍的“不能勝寸心,安能勝蒼穹” ,是蒼穹平臺命名的由來。這個集全公司之力投入的平臺,如今已獲得超過110件專利,其中4次獲得國家專利獎,相關軟件著作權過70件。


    而這個承載著金蝶雄心壯志的“數字底座”,也讓金蝶進一步拓寬了護城河。


    對于為什么選擇在PaaS平臺上加碼研發,在金蝶中國執行副總裁、研發平臺總經理趙燕錫看來,之所以從SaaS平臺再“往下沉”,要交付給用戶完整的數字化能力,就必須比應用層做深一層,就必須涉及“操作系統”這個層級。


    “蒼穹就是立足在一個為產業廣泛賦能的基礎之上,是未來服務于產業的操作系統”。趙燕錫如此表示。


    此前,金蝶從2011年就開啟云轉型,同步進行云計算的研發,這在整個中國企業服務市場都是非常早的。


    這種先發,對金蝶有不可估量的價值。根據廣發證券的研報,云原生架構等產品的優勢,恰好切中大型企業 ERP云化轉型的痛點,而支持這一切的PaaS底層架構的開發,則需要較長時間的投入才能突破。


    提早布局,潛心研發,2021年8月8日,也迎來了蒼穹平臺發布三周年。在金蝶看來,很多探索日趨成熟,在蒼穹平臺上實踐的客戶案例也越來越多,內部也自信地認為,技術已可以“與國際品牌比肩”。


    這種信心有據可依:根據國際權威研究機構Gartner的報告,金蝶是2018年至今目前唯一一個入選全球市場指南(Market Guide)的中國SaaS云服務廠商,也是2021年中國區唯一躋身應用云平臺(Application Platform)排名前五的國產SaaS廠商,緊隨在IBM、Oracle等之后。


    而“云原生”架構,也值得深入解讀。


    云原生這三個字,其實準確的讀法應該是 云-原生。


    其中,云(Cloud)是和“本地部署”對應的。傳統的軟件跑在本地服務器上,如果要把它們遷移到云端,就需要進行不小的改動,這往往會造成很多問題。


    而原生,我們可以理解為“土生土長”的,換句話說,是“為云而生”,它們在設計之初,就考慮到為了云環境而設計,比如充分發揮云服務的彈性、分布式優勢等等。


    但云原生還不止這么一點便利,它其實有幾個比較突出的特點:


    首先一個是微服務。


    微服務的本質,是一種軟件開發技術。簡單的說,以前我們開發的軟件,是一個整體,提供一組功能,而微服務是一組服務,在這個結構中,服務是細顆粒度的,協議是輕量級的。


    如果一定要打個比方,那微服務就好像是一盒樂高玩具,如果其中某個結構出了問題,你只需要拿出一塊新的換上,而不用拆掉整個房子;而如果這個房子你住煩了,還可以用原來的建筑材料搭個新的,而不用重新制備建材。


    以前的大型軟件一旦部署,企業是很難進行二次開發的,而有了微服務,企業自己的IT人員都可以用“積木”搭建出延伸的功能,而這在以前是不可想象的。


    而在微服務時代,各種“建材”、“樂高積木”一應俱全,大家思考業務的時間多了,思考怎么實現的時間少了,企業就可以把銷售、營銷、運營等跨職能的團隊聚合在一起,溝通融匯需求后,一起用“搭積木”的方式來構建服務。


    云原生的另一個好處,就是DevOps,這個詞是 Development(開發)和Operations(運維)的組合,簡單說,DevOps的意思就是開發和運維實現了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換句話說,以前的軟件開發者(Development)和運維者(Operations)是分開工作的,這就導致了信息不對稱。而現在由于軟件開發的過程變得簡單,開發和運維兩端可以充分的溝通,并結合云原生快速迭代的特點,以周、以日為單位的不停地進行版本提升,保證用戶使用的永遠是更新、更好的版本。


    所以,微服務和DevOps之間不是沒有關系的,它們加在一起,就相當于一支“聚是一團火、散是滿天星”的力量,可以整隊出發,也可以分兵多路,從而提升效率。


    趙燕錫因此說,由于采用了云原生架構,DevOps大大增加了金蝶持續交付的能力,可以在不影響用戶使用服務的前提下頻繁把新功能發布給用戶使用,而這個問題,如果是在過往的傳統架構下,是非常讓人頭疼的。


    一般來說,傳統軟件的一次版本升級可能以月或者年為單位,而基于云原生架構可以做到按周或者按日,這就極大的保證“邊開發邊完善”,最終這成為一種敏捷開發的能力保證,與另一個重要概念“低代碼”共同構成了蒼穹的效率引擎。


    關于云原生,最后要說的一個詞是“容器化”,為了不讓此文太長,簡單說一下就是,所有的服務都被無差別地封裝在“容器”里,容器可以被無差別地管理和維護,現在比較流行的工具是docker和k8s。


    所以我們總結一下,金蝶云蒼穹的云原生帶給用戶的好處就是—— 微服務 + DevOps + 持續交付 + 容器化。


    但是,這僅僅是從技術的角度為敏捷的開發、快速的交付提供了新的管理邏輯,但如果要實現敏捷高速的開發,還需要一套新的工具,那就是我們常說的低代碼開發環境,在金蝶云被稱為KDDM(動態領域模型),它幾乎是一套無所不能的法寶。


    更重要的是,金蝶還形成了KDDM的家族化。這個話題太長,筆者打算單獨撰文,請關注后續《走近KDDM》。

    3、數字新基建,上云新底座

    如果你看過海比研究院出的《中國PaaS市場研究報告》,你會發現金蝶在云計算特別是PaaS領域的耕耘,和整個中國PasS業態的大潮律動,是若合符節的。


    image.png

    △《中國PaaS市場研究報告》,海比研究院


    所以,金蝶雄心的外在表現,就是搭建屬于自己的PaaS平臺,以及營造圍繞整個平臺的低代碼開發能力和外部生態,而這一切的內部動力,則是一顆叫EBC的心。


    EBC不是一個金蝶自造的概念。


    它是在2019年由前面提到的、知名的第三方機構Gartner提出的概念(當年的ERP概念也是Gartner提出的)。這個概念一經提出,作為EBC中國企業市場落地最佳實踐企業之一的金蝶,就敏銳地意識到了這個概念的價值,并認為這個概念將逐步成為企業數字化市場的共識。


    為此,金蝶聯合Gartner共同推出《EBC白皮書(2020)》,旨在為中國企業數字化轉型提供新方向和新路徑。


    何為EBC呢?


    EBC,即企業業務能力(Enterprise Business Capacity)。數字經濟時代,企業管理已從ERP(企業資源計劃)時代進入EBC(企業業務能力)時代。ERP不再只側重“資源”或“計劃”,正在慢慢從“企業”轉移焦點,正在逐漸發展成為一種更加廣泛的東西—EBC。


    image.png

    △《CIO必須通過在ERP戰略中采取哥白尼式轉變來增強企業業務能力》,Gartner


    我們可以這樣理解,在ERP時代,由于大型IT系統的基礎設施非常昂貴,所以人們只能選擇那些最重要的領域的數據進行數字化,這就形成了ERP;而隨著數字化2.0的進程,數字化成本大大降低,每個人、每個物、每臺手機、每個組織細胞都在產生數據,人們將從只挑選最重要的部分(例如人財稅)進行數字化,變成全局數字化,而這就是EBC的核心。


    數據產生智慧,數據驅動創新、數據帶動服務,如果說ERP時代的IT,更多的是一種控制手段,保證戰略、業務朝著計劃的方向走,那么,在EBC時代,則變成強調以客戶為中心、業務驅動,而這背后的本質還是數據驅動。


    用最簡約的話語概括就是——EBC是企業順應數字化時代發展的全新數字化生態體系,它包括面向客戶的體驗平臺、面向員工的信息系統平臺、面向伙伴的生態平臺、面向萬物的物聯網平臺、數據與智能分析平臺等五大平臺,助力企業重構數字戰斗力。


    寫到這里我不由想起了新基建里的一個概念,很多人只知道有新基建,不知道新基建其實還有三個細分概念,分別是信息基礎設施、融合基礎設施和創新基礎設施。


    筆者認為,其中關于“融合基礎設施”的表述最接近EBC的實質,那就是——“深度應用互聯網、大數據、人工智能等技術,支撐傳統基礎設施轉型升級,進而形成的融合基礎設施”。


    所以說,EBC才是方向,而云計算、大數據、云原生等等,都是通向EBC的路徑,而要把這種路徑建設具象化,就需要一個實際的業務承載和開發環境的平臺,那也就是金蝶云 蒼穹所構成的技術底座。


    還是上述研報里說的比較準確——由于金蝶基于蒼穹PaaS平臺,逐步重構了上層各類大中小微企業應用, 即不同類型企業、不同行業的解決方案都可以基于同一個蒼穹PaaS平臺,金蝶的公司發展已躍升至“統一底層平臺”+“豐富的上層應用”架構的新階段。


    自從2011年開啟云轉型,金蝶一直在“去ERP”,這也是金蝶從構建內部系統,到搭建社會性系統的開始,其中,EBC是方向,金蝶云·蒼穹則是幫助客戶實現EBC的基礎設施。


    可以說,云原生是起點,EBC是終點,兩者間形成了一個閉環。

    4、三層結構和五大能力

    寫到這里,你肯定不免對金蝶云·蒼穹的全貌充滿了好奇,對于這個,筆者覺得有個很好的比喻——三層架構五大能力。


    最底層的是云化的基礎設施,這個沒啥好談的,只要記住金蝶云可以很好地運行在公有云、私有云、混合云等不同的云結構上就可以了。


    真正最厚重的是,是蒼穹的中間層,也就是我們俗稱的“中臺”。


    這幾年,中臺的概念被炒的很熱。但對于金蝶來說,中臺不是炒作的概念,而是一種思想。我們可以理解為,中臺是把各種能力抽象出來再聚合,并形成業務、技術、數據三個具體的中臺層面。


    一般來說,前臺,是系統的前端平臺,是直接與終端用戶進行交互的應用層;而后臺,是指系統的后端平臺,終端用戶是感知不到后臺存在的,后臺的價值是存儲和計算企業的核心數據。而中臺則是搭建一個或幾個靈活快速應對變化的架構,快速實現前端提的需求,避免重復建設,達到提高工作效率目的。


    打個比方來說,一家餐廳,后廚就是后臺,服務員就是前臺,而一般規模比較大的餐廳會有一個領班或者大堂經理式的職位,她一方面了解后臺,知道今天有什么菜需要趕緊出、什么菜客人沒法點;另一方面要具體指揮服務員去服務好客戶,她這種溝通兩端的能力,就可以看做是中臺的雛形。


    而在蒼穹平臺里,中臺又分為三個層面,第一個是技術中臺,我們剛才談的微服務、容器化等等,都在技術中臺,是用來開發滿足客戶需求的產品;而數據中臺則圍繞數據進行服務體系和數據資產管理體系的建設,用以協同;而業務中臺則比較有特點,它把金蝶多年在財務、ERP方面的能力解耦后放到中臺上來,幫助用戶能夠靈活的使用財務、人力資源、供應鏈、應收/應付等各種領域能力和專項能力,來滿足具體的業務需求。


    可以說,中臺就是把金蝶多年服務用戶的核心能力,用云原生的方式重構后建設的“武器庫”,這個武器庫龐大無比,大到洲際導彈、小到肩扛式火箭筒無所不包,用戶可以根據自己的需求選擇各種武器的組合,而中臺化則能夠讓這些武器的分發和投送變得非常簡單和容易到位。


    而在中臺之上,也就是我們的前臺部分,被金蝶稱為“五大能力”,你可以理解為為用戶服務的五大領域。


    第一大能力是客戶體驗云,主要包括了通過數字化獲客,并參與全渠道的經營能力,我們可以把它理解為CRM的一種形態,用來鏈接門店、導購,可以用一個APP統一訂單、庫存、商品的管理,在帶給用戶更好體驗的同時大幅提升了效率。


    第二大能力是生態伙伴云。鏈接金蝶的生態伙伴,幫助企業通過在線比價、在線招投標等方式完成數字化采購,甚至助力企業通過社會化手段聚集跨行業資源。


    第三大能力則是信息系統云,它聚集了很多金蝶傳統能力的精華,但其關鍵在于,所有的數據已經充分云化,并可以基于云進行共享和管控。由于數據通了,財務共享、HR共享、采購中心共享、銷售運營中心共享等新的管理方式便出現了。

    第四大能力是數據分析云,則是通過大數據+算法的技術,提升企業的洞察力、風控能力與預測能力。金蝶攜手美食樂建立的智能調度模型,上線后使企業門店的要貨準確率提升了22%,每個月能為企業避免浪費達150萬元。


    最后的第五大能力,是物聯網云。金蝶高級副總裁、金蝶研究院院長張良杰告訴筆者,5G現在是金蝶物聯網云研究的重點方向,因為5G可以把系統間的反饋時間提升到毫秒級,基本上實現了實時互動,為此將帶來生產方式的重大改變。


    誰能想到,一家曾經以財務軟件為核心業務的軟件公司,會去研究通訊協議和5G模塊,這看似有點“不務正業”。然而,如果金蝶還停留在昔日的“正業”上,恐怕早就已經跟不上時代的變化。


    這看似沖突的場景,實則反映了金蝶骨子里的深刻變化,它不再只是一家軟件公司。


    當然,金蝶也不僅僅是一家云計算公司,而是通過構架一個產業級的“平臺即服務”的能力,把自身的業務優勢,與提煉過的區塊鏈、物聯網、大數據、人工智能等種種能力,先解耦、再組合,最終成為一個無所不能、無所不至的數字化服務機構,幫助企業將數字化變成一種戰斗力,而這恰好合乎EBC的終極定義。


    結語:蒼穹將撐起金蝶的什么夢想?


    有人說21世紀的第二個十年,是屬于SaaS的十年,SaaS將極大的加強各類型創新主體使用數字化的能力。


    事實也是,從2016至今,金蝶云連續四年在中國SaaS市場占有率第一,超越甲骨文、SAP等國內外廠商。此外,金蝶蟬聯SaaS ERP領域和SaaS財務云細分領域市場占有率第一。同時,金蝶又作為國內唯一一家國產軟件商,入選Gartner云ERP全球市場指南(Market Guide)的中國企業級SaaS廠商。


    但是,筆者還是認為,SaaS只是表現,金蝶的骨子里是一家EBC的賦能機構,是一個全局數字化解決方案的提供者,幫助企業實現數字化管理。


    盡管全文都在寫云,但在文尾我們恰恰要強調——我們不應該把金蝶視為一家云計算企業,云是底蘊、手段和通路,蒼穹PaaS是為了更好的使用云而開發的操作系統,EBC是追求的宏觀方向,財稅、人力資源等垂直領域的方案能力是金蝶服務于企業管理的多年積累,但這一切的背后,包括利用云化來煥新業務,和通過SaaS的方式更方便地賦能客戶,甚至是對AI、區塊鏈、5G等新業務的探索,其本質是金蝶從多年的穩健路線,進入到一條更具有上升速率,更有進攻性的發展道路。


    云時代的企業服務,無論是PaaS還是SaaS,都將是最殘酷的戰場。而金蝶選擇了擁抱變化和積極戰斗,這才是這家企業能夠在創新時代進入一個明顯的上升區間的真正理由。


    客戶數也在較大程度上反映了蒼穹在市場中的競爭地位。從2018年發布至2021年上半年,蒼穹的客戶數加速增長。


    8月18日,金蝶國際(0268.HK)披露的中期財報顯示,蒼穹和星瀚共新簽客戶142家,新簽中國華能集團、沙鋼集團、哈藥同泰等行業頭部客戶。此前,多家500強企業也已進入金蝶的合作領域,如華為、招商局集團、萬科集團、國家電投、河鋼集團等,此外,華為的全球人力資源項目一期已正式上線,海信集團項目二階段多個模塊上線……標桿企業項目實現里程碑式突破。


    而對于未來,金蝶更希望成為一家國際化的企業。徐少春說,“金蝶不是‘中國的Salesforce’,而是要做‘世界的蒼穹’ ”。


    立在高處,心在遠方,蒼穹的想象力才更加值得期待。


    而我們的大多數企業,如果有金蝶這樣的勇氣和抱負,那么我們沒有理由不相信,中國將成為下一個全球數字化創新的策源地。




    中文字幕欧美久久久久久成人片_gogo999亚洲肉体艺术_亚洲国产中文综合人成综合网站_国产gv在线观看受被做哭
  • <b id="livji"><address id="livji"><kbd id="livji"></kbd></address></b><b id="livji"></b>
  • <b id="livji"><address id="livji"></address></b>
  • <u id="livji"><small id="livji"></small></u>
    <tt id="livji"></tt>

  • <u id="livji"><address id="livji"></address></u>

    <b id="livji"><address id="livji"></address></b>